下载车友会APP申请车标捐助车友会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官方微信

哈弗车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极速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482|回复: 0
收起左侧

李庆文:中国汽车处于新的战略抉择关键时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哈弗车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董事长、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李庆文
我现在认为,中国汽车承担的历史使命,不仅是实现中国汽车由大变强,更应该是在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中,以国际化的视野,以为人类文明做出重大贡献的姿态,勇立潮头,积极探索,创新创造,成为新工业革命中的弄潮儿。
由大变强仍然是产业演进思维,工业革命大潮中必须树立变革思维
从实现新车产销量世界第一那天起,中国汽车就自觉地把做强作为奋斗目标。从上到下,对做强中国汽车没有任何犹豫、任何分歧、任何争论。在中国汽车发展历史中,从来没有这样,在认识上的高度一致,行动上的高度自觉。
可是,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隆隆脚步、滚滚浪潮,鼓动起的新的风向、新的声浪,催生出的新的思维、新的战略构想、新的商业逻辑、新的生产方式、新的技术创新路径,都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着我们建立在工业时代或后工业时代基础上的思维逻辑。中国汽车由大变强仍然属于工业制造思维,考虑问题的起点仍然是机械化、自动化和信息化,而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由此,德国联邦教研部和联邦技术部在2013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提出了“工业4.0”概念,描绘了制造业的未来愿景,提出了继蒸汽机的应用、规模化生产和电子信息技术等三次工业革命后,人类将迎来以信息物理融合系统为基础,以生产高度数字化、网络化、机器自组织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基于此认识,我认为中国汽车自诞生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根本性的变革。中国汽车所面临的绝非是在现有的轨道上前行,在世界汽车已经存在的一百多年框架体系下改变,在已经习以为常的思维方式下思考,而必须顺应世界汽车变革潮流,投身世界产业革命之中,树立起在工业新革命大潮中,不甘人后、勇为人先的勇气,自动自觉,果敢行动,坚决实践。
过去,中国汽车经历过的多次重大变化,以今天的眼光和标准看,基本属于产业演变范畴。因为,过去汽车产业的基本技术力量、基本技术方式、基本技术结构,没有发生根本性革命,以化石燃料为动力来源,以发动机为中心,以机械自动制造为基本手段,即使加上了信息化手段,汽车的生产方式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汽车技术只是在进行着持续的演变。
当然,令汽车工业引以自豪的是,在工业革命沧桑变化之中,汽车一直扮演着科技先锋的角色;一直在众多产业中挺身而立,青春永驻;一直以自身的创新活力,自觉自动地适应着外部环境的挑战和变化;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人类日益变得离不开汽车,汽车成为人类生活中的重要伙伴,以至被戏称为是男人的“情人”和“必备的玩具”。更让汽车人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汽车不仅改变了过去一百多年人类的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而且创造出了福特生产方式,为当时的工业革命插上了翅膀,使规模化生产成为工业化的主要手段。可是,这一切,在今天似乎都受到了严峻的挑战,甚至成为被批评的对象。汽车给人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带来的负面效应日益严重。当下,在中国最被社会诟病的是污染环境和城市交通拥挤。
改革开放使中国汽车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在世界汽车演变中成为产销第一大国
当世界汽车产业诞生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时,我们连基本概念都尚未清楚,那时,中国人恐怕连做梦都没有汽车。中华民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曾经是领先者,但是,在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中是落伍者。中国汽车不可能超越当时中国的历史框架,没有或者说根本不可能产生汽车工业是十分正常的。过去的历史辛酸,客观存在,无法改变。可是,现在可以重写。
新中国诞生,中华民族站立起来了,开创了中国汽车。1953年,中国汽车正式诞生,抹去了中国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尽管那时,中国汽车仅是照猫画虎的水平。可歌可泣的是,中国汽车人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多复杂的环境,多不利的形势,多大的打击,都坚韧不拔地奋斗,坚定坚决地开拓,持之以恒地努力。胸怀坚定的信仰,迈着坚定的步伐,在曲折反复中前行。精神可赞可颂,努力可圈可点,成果前所未有。但是,中国汽车毕竟是世界汽车工业中的后来者,既小又弱。
改革开放,中国打开了面向世界的大门,给中国汽车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中国汽车不负改革开放大潮,乘风破浪,借力长大,借力腾飞,仅用不到30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弱小者变成世界新车产销量第一的大国。这一转变过程中,尽管中国汽车也进行了许多开创性工作,也创造了许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业,也获得了许多重大技术进步的成果。但是,中国汽车同世界汽车一样,并未发生根本性变革,只是在世界经济格局变化中,在世界汽车产业转移中,以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潜力,承接了世界汽车产业的技术与生产能力,利用过去的产业基础和资源,迅速把中国变为全球第一新车产销大国。在这由小变大的过程中,中国汽车所进行的一系列重大的战略选择,所进行的一系列重大的历史性举措,所为之付出的一系列艰苦卓绝的努力,今天看来,只是汽车产业演变历史中的重要情节和值得重视的事件,算不上历史性的根本变革。
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必将使汽车生产、管理、使用方式发生根本性变革
那么,历史性的根本变革标准是什么呢?我认为,只有科技力量从根本上改变汽车的生产方式、管理方式、使用方式,才算得上是根本性的变革。今天中国汽车正处于这种历史性根本变革的前夜。历史性的伟大机遇又一次降临到我们面前,在曾经屈辱的历史中,由于我们的思想封闭,保守僵化,封建体制腐朽没落,丧失了在世界产业革命中发展的历史机遇,中华民族不但未强大,反而更加落后、更加孱弱、更加腐朽。如今,我们的思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放宏大,实力已经跃居世界前列,体制充满力量和活力。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中国汽车不成为新的工业革命中的弄潮儿,有愧于时代,有愧于国家。
中国汽车在生产方式上,是学习和照搬了西方发达国家汽车创造出的模式。从方案筹划阶段的市场调研,到项目可行性分析,形成项目建议书,明确汽车形式和市场目标,再到完成新车型设计大纲,进入概念设计,布置草图,进行造型设计,之后,由工程设计阶段,逐一完成总布置设计、车身造型数据生成、发动机工程设计、车身工程设计、底盘工程设计、内外饰工程设计、电器工程设计、样车试验阶段、样车碰撞试验,再进入投产启动阶段,直至完成新车投放市场,严格认真地执行这些流程确实能保证新车型的质量与品质。但是,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大趋势下,已经形成的这些工业生产方式究竟还能存在多久,时下争论很大。汽车业界基本倾向偏于保守,认为互联网、数字化、智能化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汽车工业,或者说颠覆不了汽车工业既有体系。可是,来势凶猛的跨界者,野蛮进入汽车工业的举动,让人们看到的趋势则是:汽车工业的体系将被重塑,生产方式将被再造。这种趋势不但不可避免,而且到来得会很快。
在管理方式上,中国汽车主体上也是学习了西方发达国家汽车公司的模式,虽然也加上了一些中国元素,但是,在基本理念、基本原则、基本方法上,仍是西方跨国汽车公司的模式起主导作用。一些后起之秀的中国汽车民营企业,根据自己的条件和管理偏好,创造了一些新的管理方法,也构建了自己的管理体系,但是管理思想和管理逻辑仍然以工业化或后工业化的经验为蓝本,并没有产生具有革命性的管理创新。
能够引发管理变革的力量,一般规律是科技变革,而不是观念和方法。发生了科技革命,才能产生管理革命。因此,在生产方式没有发生变革的情况下,中国汽车不可能产生根本性的管理变革。同样是强调管理体系建设,传统制造业打造的体系基本是机械自动化体系,而未来构造的将是生态智能体系。当然,这样讨论管理变革问题,并不是否认中国汽车已经产生的众多管理创新成果,更不是对管理创新持消极被动态度,把管理变革完全置于被动地位,但是,人类历史变革的根本力量是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是社会进步、产业革命的决定性力量,这是不容置疑的,也是被人类文明发展史所反复证明的铁律。
在使用方式上,传统的汽车营销体系将会被互联网最先改造。这种改造是颠覆性的还是改良性的,虽然存在截然不同的看法,但可以肯定,现有的汽车营销体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外部力量的强烈冲击与直接威胁。汽车营销体系是工业化和后工业化时代形成的,具有鲜明而强烈的工业文明特征,也具有对来自于互联网的最坚强的抵抗能力。到目前为止,中国汽车营销体系仍然基本完整,只是在个别细小市场上互联网开始侵入。中国汽车营销体系似乎还有不倒之力,岿然不动。但是,傲视互联网的底气已经显得不像过去那样充足,呈现有力无势状态。年轻一代汽车消费者的消费观念、消费习惯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对传统汽车营销体系和使用方式抛弃的速度明显加快,而对新兴的互联网汽车消费方式则乐于尝试,积极参与。求新、求异、求个性,是新一代汽车消费者的突出特征。
新的工业革命带来的不仅是利益重新分配,而且是重生与生死
面对正在发生的根本性变革,中国汽车企业处在焦虑、担忧、思考、评估、判断之中。个别企业虽然在战略上作出了一些试探性、适应性的决策,但在未来方向、长期目标、根本措施上,都没有明确的战略设计与规划。可是,汽车生产方式、管理方式、使用方式的根本性变革已经迅速而有力地到来,汽车产业如今的状态怎么能适应呢?如果把中国汽车业与发达国家汽车业做一下比较,我感到,中国汽车业的状态更多的是不安与焦虑。跨国汽车公司战略调整的力度和脚步,比我们坚决得多、快得多。美国、德国汽车企业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按照国家确定的战略,大张旗鼓,高调讨论。坚定有力的行动,让我们大惊失色,目瞪口呆。日本车企虽然内敛低调,但是行动一点不慢,甚至在一些方面快于美、德车企,所获得的成果和进展超出我们想像。而我们呢?讨论、议论、争论很多,行动好像又慢了。一家中国汽车企业在美国硅谷设立了聚焦互联网前沿技术窗口性公司,在国内看来是大胆而前卫性举动,可是,深入到硅谷才发现,德国、日本、韩国的一些汽车公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把自己的触角伸到了硅谷,喜悦和自傲被当头浇了一桶凉水,清醒了许多。
在世界汽车诞生和发生革命时,我们曾经错过历史性的机遇,成为被遗忘的角色,一开始连看客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参与其中,投身其中了。那时,我们被封闭在一个偌大的信息孤岛,盲目沉浸在天朝大国的自我欣赏、自我崇拜之中,打击着内在科技革命的进步力量,无情扑灭着星星点点的科技革命的火种,僵化着、固守着自己的无知和愚昧,视汽车为怪物或玩物,演出了历史性悲剧,在愚昧和落后中受尽了列强的欺辱。在工业革命的历史变革中,不是愈来愈进步、愈来愈强大,而是愈来愈落后、愈来愈弱小。
产业革命促进人类文明与进步,为人类创造巨大财富和福祉的同时,也会使人类发生分化,使财富和福祉进行重新分配。世界汽车产业格局在产业革命中,必然会发生巨大的资源重新配置,市场重新划分,利益重新分割。在过去的变化、调整、重组中,虽然也是巨大的利益重新分配、竞争能力的重新塑造,但是仍然属于演变性质。演变的过程,会发生变化甚至变革,但全局基本是稳定的。总体上看,世界汽车一百多年的历史基本上处于局部变化或变革中,有时也发生过剧烈和重大的变化,但是,产业足迹的大方向并未改变,只是利益格局的演化。而今天将发生的变革则完全不同,这种变革带来的不仅是重新分配利益,而且是重生与生死的问题。这样的逻辑如果成立,难道中国汽车产业不是处于新的战略抉择关键时刻吗?
(声明:该文为转载其他媒体文章,文中个别处有删改,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汽油换礼中心
团购与活动中心
哈弗视频中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